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12.5-速報 

 

x2671.jpg 

 

 

jg3.jpg

 

 

 x2550_#36807;#28388;后

 

 

x23.jpg 

 

 

jg1-750.jpg 

 

 

 

jg2-750.jpg 

 

 


 

アキラ@花梨-VICKY

シキ@L.Z.

photoby Liky

thx 那一劍

 


 

很萌AKIRA和SHIKI這對~萌死川光的聲音啦>3<顯晶你反正冬天一定會發福,不如考慮下我們換一換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其實我萌的是攻~

LZ曰“臉長的不一定是攻哦”我反問“難道頭大的是攻?”這個問題暫時不爭辯了~

別以為你化了一個世界第一大惡毒的妝就能裝攻,反正我會翻身的=      =等著~~嘿嘿~

等到我們出花町物語的時候你就乖乖承認自己是正太吧~~~笑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9/12/09 06:36 ] 咎狗の血 | TB(0) | CM(0)

12.5記事 


x白2818






アキラ@花梨-VICKY

攝影 BY LIKY

THX 那一劍






這周末初次拍了咎狗,這次只是當做試妝試拍,找點靈感~~LIKY丟給了我一堆拿不出手的花絮照加零星的幾張照片后就去睡大覺了= =於是這個速報比較寒酸...~~~
LIKY說很喜歡這張,為嘛我會有那麼糾結的表情?這個男人背後一定很有故事,看了花絮照我覺得這張簡直是我孿生哥哥,并不是我= =因為花絮太惡搞了,這張太正經了...我到底有多雌雄同體啊...
喂,禁止你們吐槽。。從我化妝的時候你們就開始吐槽,說我是偽娘是人妖,最可惡的是那一劍你竟然還偷拍,砸你相機,還說我像某個視覺系男人........夠了|||
這次外景有夠匆忙的,因為某人遲到一個多小時||||抽打抽打~LIKY嚷嚷太陽要下山了太陽要下山了...
冬天天的也比較快,所以總體來說時間有些緊張,LZ穿的跟個熊一樣的,果然你夠怕冷的...所以辛苦LZ了,大冬天要你穿SHIKI的衣服真是折磨你,這次家裡只找到三個~胸肌貼好~笑~~~~~下次給你再帶10個暖寶寶~~~~你就是渾身上下都是塊狀的肌肉男了~~~
一開始我狀態很好,太陽下山了就不行了,冷的人發抖。
AKIRA的衣服就是民工吧...你到底有多路人甲啊= =突然很虎視眈眈LZ一身的皮裝><我不平衡~~~LZ我們換吧!!
這次的妝容也與以往不同,根據作品的畫風來定位每次的妝容已經成了我的習慣了~~也是希望能更接近原作。
每個人都有自我的COS理念,我是想要每一次COS都是新的感覺,而且我不可能停留在女角上,我是喜歡不斷挑戰不斷進步的人,嘗試的男角會完全區分開自己出的女角,是從內而外的改變。最外部的就是妝面。而對於COS化妝也是必不可少的工序。應該說是非常重要的“定型”過程。為了更形似或者神似。
所以這次把眉頭的眉毛也差不多拔了T T...我可憐的眉毛,自從COS后就幾乎沒有完整過了...
LZ更是化了一個十分惡毒的妝,近距離拍照的時候我只看見你眼皮上那兩條的蚯蚓|||這次的AKIRA和SHIKI是走視覺系的吧= =
不過當我化好妝的時候我照了照鏡子對她們說,我哈攻,然後自己一個人咯咯的笑了很久= =
當時我真的是覺得很攻所以我開心的難以言喻.....(你到底多想當攻啊|||)
然後LZ走進來了...頓時一對比,我覺得自己妝一點都不惡毒了...笑死
这次的妆容特点是我眼角也勾了眼线,加上状态还好眼皮没有很肿,双眼皮比较深然后再用眼影晕染的深邃一点,
晚上回家妈妈说今天像外国人~偷笑~化妆真的是一门艺术,感叹化妆的神奇~
开始有点爱上这种妆,虽然还是会被很多人说“很MAN,很凶..”不过谁告诉过我,外国女人都是很中性的美...MA~~姑且这样安慰下自己>3<
有人说现在最雷人的事情就是看完你出男人恶毒的样子再看你出的少女角色...会有冲动拼命揉搓眼睛,然后问自己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囧.....
其实这样的效果就对了,我就是希望会带来让人反差很大的感觉,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双子的女孩。
完全对立面的两半拼凑出我异端的内心世界。我经常被两个对立的位置互相撕扯,再怎么样都无法平衡。
我活在对立的零界点,被分裂的自我不断走向无法交汇的世界。地球没有棱角,人活着就是不公平的。

忍不住又深沉了下==,扯回正题(你有正题吗- -),拍摄结束后我就一心惦记着能吃上热呼呼的东西,这风吹的我脸部僵硬,我需要温暖jumee仚faceA104,由于几个人体力被冻的有点不行所以选择最近的地铁出来的巴贝拉。

LZ像饿了三天三夜的流浪汉一样大吃起来=V=,过了一会儿我终于“解冻”了,但我发现脸开始发烫了,于是开始脱衣服...囧....冬天我就活在水生火热中.....LIKY吃惊的看着我,你到底哪个星球来的...实话告诉你我火星来的jumee仚faceA151~~

LIKY和那一剑在吃饭的时候又捉弄我,偷拍我在说话的样子,拍到十分恶毒的一面,什么嘴巴半张开眼神有点白眼的...气的我要喷火了,眼神直瞪他们,LIKY用手捂住眼睛说“克劳不要看着我,老哈宁额我要做噩梦了”-  -

大概是餐厅里暖气热的昏头了,我难得坐公交车竟然把公交车中间的一个数字看错了,结果这个方向完全是和我自己家背道而驰。

我塞着IPOD音乐听的欢乐,一直没有注意报站,

结果越看窗外的路线越不对,知道车开上了高架,我愣了|||高架下来后我立马跳下了车,这是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因为已经10点半超过了所以马路无比空旷,靠,都开到宝山区去了|||(你脑子进水了吧反应那么迟钝)于是寻觅这是否要打车,但鬼地方连TAXI都见不到,我想不能傻站着等TAXI,乘公交车还有最后末班车能乘到热闹的地方也好的,于是过马路到对面的车站打算乘回去了,眼睛一亮看到了自己比较熟悉的一站,一看时间正好上末班车,终于顺利返航(这人为自己聪明的判断力而没有借助TAXI而得意= =喂,其实是你拦不到TAXI吧僯儎儕



READ MORE

下麵貼幾張花絮照~~~

[ 2009/12/07 04:26 ] 咎狗の血 | TB(0) | CM(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