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9/20 CP補當 



x7533.jpg






ベルナルド@YUUKA

ジャン@花梨-VICKY(自分)

攝影 by liky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9/09/25 02:21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TB(0) | CM(0)

無望 


大姨媽在身,折磨的我去不了學校。星期一的時候被大雨淋的半死。

在被雨淋的時候。我在人群中平淡而孤獨的走著。身邊走過撐著雨傘的人,他們的步伐匆忙,不斷的加快速度。

我落在了他們后面。雨傘下是怎樣的面容,我不知道。雨水模糊了這個世界和在大雨中行走的人。

我看見自己濕漉漉的頭發垂在眼前,陣陣涼風吹過,我突然感到很冷。我想象有人可以停下來對我說,一起走吧。

這種強烈的念頭伴隨著濃郁的悲傷擴散在潮濕的空氣里。因為我知道,沒有人可以帶我走。沒有人會對陌生人伸出手。

這個城市的冷漠,如同永遠冰涼的金剛水泥,每個人都固守著自己的緘默旁觀著這樣的世界。

心在堅韌的孤獨中變的生硬。在真實的生活里,分飾著不同的角色。為了保護搖搖欲墜的自己。

在毎天坐地鐵的路上,我總是幻想著自己會掉入鐵軌里,并不是想要這樣做,只是有一種情緒在自我催眠。

我想象我的心像玻璃一樣碎裂,伴隨著地鐵進站時刺耳尖銳的摩擦鐵軌的聲音,我站在來回的人群中,仿佛是被隔離的獨立的存在,瞬間破碎。

佛說,人活著,就會有所期待。我手心里握住大把大把的時間,卻不知道我在等待什么。

或許等待一個救贖。而對于生命的憐憫,我們保有自己的容。

隱忍著所有的傷痛和挫敗,離開,不斷的離開。即使是軟弱的借口,我能做的也僅此而已。

美好的故事里說,人與人之間是用相信而連接在一起的。

諾言和深情,沒有出路的潮水,一次又一次呑噬我們的天真。

直至被丟棄的洋娃娃被車壓的粉碎,才明白一切的初始就是一個錯誤。

落入宿命的掌心中,每一個人是被選定的棋子。棋子是不該有怨言的。

我感到一次一次的絕望在我生命里塵埃落定,我想象自己如同飛鳥在一次又一次的疾飛中爆裂。


[ 2009/09/23 19:05 ] | TB(0) | CM(0)

9/14  



x9392.jpg




xxxx1.jpg






KAITO@Omiya

初音ミク@花梨-VICKY

PHOTOBY O爸




READ MORE 請點擊下方


[ 2009/09/21 02:03 ] vocaloid | TB(0) | CM(0)

凌晨2點 



凌晨2點,肚子好餓,不打算進食,減肥。

想要變態的瘦,想要挑戰自己的極限。我喜歡病態美。

也許生來太頑強的生命就注定要經受磨難。這是存活的代價。疼痛是對生命的詮釋。

折磨是一種自我毀滅。

不過 ,也許我早就當自己死了。

617.jpg



[ 2009/09/20 03:08 ] 好心情 坏心情 | TB(0) | CM(0)

空 

最近不知道什麼是休息,用忙碌麻痹自己。用疲憊懲罰自己。

我感到身和心都疲憊不堪,我在痛苦中自省,可我一直無法逃出這樣的境地。

開學了后,過著天天走讀的生活,可能課時反而比我花在路程上的時間少。

毎天都在走著相同的路線,坐同樣的地鐵,坐同樣的車,來來回回,一直在行走,沒有目的。

那些藏在心底深處無法排擠的傷痛,不斷化膿,愈演愈烈。

表面是風平浪靜的午后,在陽光被灼熱的皮膚下,是永久冰冷的血液。只有血管在膨脹般的抽搐。

我喜歡坐在公交車靠窗的位置,我喜歡看窗外的風景。這樣才能感到自己是活著的。

時常我會把自己遺忘。

停不下腳步只能匆忙。生活在繼續,我在時間里殘喘。

有的時候,我想回到我剛出生的那一刻殺死自己。

不該存在的存在仿佛是注定好的悲哀,世間有太多煉獄,而我們終將萬劫不復




最近有點低落,文字也匱乏,人像被抽空一樣。無奈。
[ 2009/09/20 02:48 ] | TB(0) | CM(0)

追記-LUCKY DOG 1 


單人預告放出



xxxx3333.jpg

xzx7220.jpg

ジャン@花梨-VICKY(自分)


x133.jpg

イヴァン@米奈子


cure_9729005.jpg

ベルナルド@YUUKA


3.jpg


ジュリオ@不二


1xiao.jpg

ルキーノ@L.Z.






photoby liky

[ 2009/09/18 02:36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TB(0) | CM(0)

喰霊-零- 


x037.jpg


╰☆╮


私の本当の愿望


╰☆╮


x44551.jpg



本当の切に愿うこと それはつまり神は笑います



x101.jpg



╰☆╮




x114.jpg

私はあの子供を保护したくて





土宮神樂@米奈子

練山黃泉@花梨-VICKY

攝影: AMAJY

THX: 爪牙,OMIYA

[ 2009/09/14 03:39 ] 喰霊-零- | TB(0) | CM(0)

數月前.. 



x8975.jpg


x9066.jpg




朝日@花梨
娜美@不二
雛田@米奈子

photoby L.Z. thx omiya

[ 2009/09/11 04:17 ] 帥男偶像 | TB(0) | CM(2)

LUCKY DOG1 



xzx7220.jpg




ジャンカルロ・ブルボン・デル・モンテ@花梨-VICKY

PHOTOBY LIKY

[ 2009/09/09 15:54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TB(0) | CM(0)



IMG_8363.jpg



IMG_8360.jpg




IMG_8366.jpg





攝影:貴貴

化妝:慧慧





其實是早前的片子了,BLOG還算是新的地址,所以一直沒有放過。

網上被盜圖盜的很慘,網上治安太亂,還被放在色情網站上做過封面,嗎的!!

裸妝其實自己不太習慣><這跟沒化幾乎沒區別啊....剛開始拍的時候我還說”啊就這樣好啦?”笑...

這是第一次和貴貴合作的片子,剛開始還有點緊張,笑~~~

謝謝貴貴拍出那么清新的照片,拿到照片后覺得不是自己了...PU。

不過還是不喜歡笑呢,感覺一天下來肌肉酸痛= =

我果然還是面癱的料,可能笑起來會覺得有肉骨起來><好想割肉....

看著這套片子再看看新拍的LD1,我直接想撞墻了........

老媽你肯定生了龍鳳胎吧= =|||著是姐姐吧||||不知道現在我還能拍出這樣清新的片子不...默默流淚T^T

喜歡照片里清的眼神,可能越長大越是人情世故。世間上純色的東西已經少之又少。

想仰望干凈澄的天空,可是在匆匆的步伐下我看到的永遠是一片混沌。

很想去希臘旅游。

想去看海,人面對大海的時候,靈魂是褪去外衣的孩子。我們會感到自己的無力和渺小。

每個旅游的人都背著自己的故事與寂寞前往。城市的廢氣已經將人推向懸崖。

想要自由的呼吸。呼吸空氣中淡淡的海水的味道。想赤腳感受海水的冰涼。

想要被大海親吻。

呵呵隨感而已。也許最近比較壓抑,很想出去走走,可是還要上課,

想要擺脫生活的鎖鏈是需要背叛常規的勇氣,

如果可以活的沒心沒肺,是不是可以拋下一切遠走高飛呢。

我并不懼怕孤獨,在不斷流失時間里我與寂寞為伴,著是我無可救藥的習慣。

只是,

要如何離開才能得到想要的生活。

Who knows.




[ 2009/09/08 16:09 ] 私服 寫真 | TB(0) | CM(0)

天空 


x5773_#36807;#28388;后

天空無限美↖(^ω^)↗

為了保留原來的色調幾乎沒有P過就放上來啦!!最近大愛有意境感的照片。



明日香@米奈子

綾波麗@花梨

photoby l.z.

[ 2009/09/07 19:51 ]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 TB(0) | CM(0)

9/4愛で痴れる夜の純情 



xz5999_#36807;#28388;后




photoby 不二 THX:米奈子(抱牢XD~辛苦了!!)

[ 2009/09/06 04:39 ] 花降樓 | TB(0) | CM(0)

-逆光- 



15763763_40682815.jpg

回眸一笑的瞬間.被攝影師捕捉下來,驚訝于自己那麼自然的微笑還是第一次在鏡頭前看到.

膠片機雖然不能擦除也不能當場瀏覽,但卻能捕捉到瞬間即逝的美麗.

整套片子幾乎是裸妝糚態.

那麼淡雅的糚其實反而考驗了自己本身的氣質.剛開始拍很緊張,(笑),

不過攝影師很親切,熟了后大家還經常開玩笑




攝影:貴貴,粥粥


[ 2009/09/04 04:44 ] 私服 寫真 | TB(0) | CM(0)

9/1 EVA 



x5810.jpg


綾波レイ@花梨-VICKY

PHOTOBY L.Z.

[ 2009/09/02 22:11 ]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 TB(0) | CM(0)

set me free 



63333.jpg

我的喉嚨在發熱,我想我一定還在發燒。不過我的身體一直很虛,時常低熱是家常便飯,

看似早已習慣的病這次反而有點招架不住。也許一直沒有關心過自己的身體,所以它開始對我抗議麼?

不過,明天早晨醒來的時候一定會退燒的。我每次都會這樣想。所以可以心安理得的睡去。心安理得的不去醫院。

我排斥醫院。在我4歲那年,我就開始懼怕那個冰冷的窟窿。消毒酒精的味道讓我窒息。

無人問津一樣的存在,現實的冷漠在相對的時間里沸騰。無法抹去的傷痕在光陰里淪陷。

太多無法解釋的對與錯,在時間的判定下逍遙,誰都不懂得珍惜。誰也得不到解脫。

支離破碎的快樂割傷每一寸肌膚,將心痛懸上鏈,讓我清楚感受它的殘酷。

我清醒的看著它粉碎,逐漸看淡一切我為之重視的東西。我哭不出來,也無法真心微笑。

生活像是一個巨大的刑場。毎次如同麻繩勒緊脖子,卻從不殺死我。

這是一場注定好的悲劇。誰都沒有掙扎的權利,你只能默默承受。

活活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命運,解釋不清的對錯,當我們不再SAY SORRY,就已經無法回頭。

我們毎一個人本能的會在挫敗的時候祈望一個新的開始。

而當你想要逃避所要承擔苦難的責任時,你會被推向更深的痛苦。如同在永遠的夜里等待黎明一樣無可救藥。

當我們覺得可以遺忘的時候,渇望救贖的心卻已經老了。身心疲憊,不過如次。

其實看不出任何變化,在華麗的粉飾下,是一張沒有表情而動人的臉龐。

快樂可以與人分享,痛苦卻沒有聲音。當風開始哭號,我將不再孤立無援。

突然想起一本書里的話“那張臉寫滿破碎,卻無法被觸摸”。

呵,也許吧。
[ 2009/09/01 04:29 ] | TB(0) | CM(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