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夢旅人-有感 


201001310294-500.jpg


世界之所以還有活下去的理由,因為還有能被感動的東西存在。我堅信。

這是一次夢的旅程,一首死亡的讚歌,當你看完整部影片,你只是做了一個悠長而憂傷的夢。

我相信<夢旅人>有一個美麗的結局,夕陽下色的羽毛漫天飛舞,一個破碎的靈魂被愛救贖。

沒有比這個更美好的畫面了。死亡就像一場美麗的意外,漆的烏鴉用生命和愛綻放了一生的美麗。

他們是三個生病的孩子,被父母和世界拋棄,常人的社會無法容納下他們。沒有屬於他們的地方。

電影的畫面沒有過多的顏色,陳舊的精神病院,生銹的鐵窗,白色的床單,白色的病號服。色的烏鴉。

他們是被囚禁的有著天使翅膀的惡魔。比任何人都渴望被愛。

然而,沒有人給予他們容。沒有人露出動人的微笑。已不需要任何理解。

爲什麼烏鴉是色的,可可反復的問著。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單純的過於直接的問題。這幅畫面讓我心疼。

也許她的確是病了。

人們常常被自己的狡猾而自以為是聰明,這個社會不斷加著猥瑣而自私的人,到處都是被慾望操控的肉體和靈魂。

人越清醒,快樂就越少。徘徊在懸崖的邊緣搖搖欲墜。你該如何選擇下一步的人生。

是執著幻想直至瘋狂還是成為一具行尸走肉,直至腐爛。

瘋子的世界不需要他人的理解。沉浸在自我的牢籠里偏執的發狂。無法控制的靈魂不斷嘶吼,

有人問,這些瘋子一直在笑,他們到底快樂不快樂。

瘋狂的人嗤笑我們都是被世界欺騙的傻瓜。這個世界不符合他們的幻想。笑聲刺耳的如潮水般翻湧的絕望的快樂。

當喜怒哀樂不再分辨的清,你的世界還能感知到什麼?那麼快樂或者痛苦,又有什麼差別。

精神的極限撐破靈魂可以承載的重量,變成無法馴服的野獸。

畫面切換到高牆,從高墻俯瞰的世界,廣,美好。陽光下嬉戲的小孩,教堂里唱詩班不斷地吟唱。一切都很平凡。

然而,這樣的平凡只是他們生命中的過路風景。還必須前行。到世界的盡頭。

小悟從高牆摔了下來,他無路可退。可是他到最後一刻都沒有要放棄過自己,他的夢想還沒有完成,必須重新回到高牆上去。他已經頭破血流。我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死亡有時候比生命更容易獲得機會。我們跟隨自己的意志而前行,生命無法重來,每一步都是堵上性命的抉擇。

岩井俊二用帶有戲劇性的手法去詮釋小悟悲慘的命運。帶著一種諷刺現實的衝擊力。莫名而又荒涼。一場冥冥之中註定好的意外。

表像下最深刻的東西被隱藏其中,當小悟拼命想爬回高墻時,我知道,現實和夢想的距離只有一堵墻的高度。

我們用肉眼可以清楚的看的到,卻怎麼伸手都觸及不到。

曾經我們都為了自己的夢想撞得頭破血流,以為自己足夠強大可以抵禦挫敗。

我們被自己的自負所傷,即使再糟糕,自尊讓我們無法放棄這個世界。該如何取捨,我們變的不知所措。

幾年前曾經看過一部國外的電影,有句話我一直銘記在心理,一位年邁的老人對著想要尋死的青年說,

小伙子,有那麼想不開的必要嗎?你看今天太陽就快落山了,你不覺得上帝在挽留你嗎?

我曾經自殺過,但我卻還是活了大半輩子,我相信一切都會過去。就像太陽每天東升西落。再痛苦的日子也總有下山的一天。

你看,我該回家了。時間真是個好東西。

簡單的話語卻飽含了一位老人曾經辛酸的滄桑。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戰勝死亡的恐懼。同樣,痛苦的活下去也需要巨大的勇氣。

生命的兩端系著天枰,當死亡和夢想被放置在兩個極端,兩邊都是折磨,你又會如何選擇?

電影接近尾聲,陰霾的天空下起了傾盆大雨,雨聲讓卷毛陷入內心最恐懼的回憶中。過去同樣是下著很大的雨,那一天,他犯下了自己無法原諒的罪。他殺了人。

雨繼續下著,卷毛痛苦而扭曲的蜷縮著身體,他被內心的罪惡和恐懼支配著。可可也把她的秘密告訴了卷毛,她對著天空喊到,差不多可以了吧,也快世界末日了吧。一切都快結束了。

她擁抱住卷毛痛苦而發抖的身體,說,世界末日前最後的吻。他們互相相擁,瘋狂想要索取對方。這一刻只有擁抱才是真實的。

這是影片的高潮。

這一刻人性的複雜和脆弱發揮到極致。痛苦,慾望,孤獨,深情,混亂而無助的交融在一起,世界末日前彼此唯一的安慰。

他們比誰都孤獨。比誰都更需要愛。他們做的一切只是單純想要被愛的證明。

我感到內心隱隱作痛。

他們活在自己構築的幻想中,以為高牆的盡頭能看見世界末日。他們的世界單純而暗。可他們不曾後悔。

世界上有大把的人活在悔恨中,到死都帶著遺憾。這些人更為可悲而可憐。

他們瘋言瘋語,認為只要到了世界的末日就能被拯救。他們輕易的相信了上帝。可他們從不做作。她們說到做到。也許根本不經大腦的思考。

即使臨死前,可可搶過捲毛手中的槍,沒人意料到她下一步會做什麽。

夕陽下,捲毛和可可面對著即將下山的落日和汪洋大海。前方已沒有他們的路了。這裡即將是世界末日的終點。

畫面中,她對著卷毛説,“我始終非死不可,不得不死,就讓我替你洗去你的罪惡吧。”

可可對著自己的太陽穴沒有任何猶豫的開了一槍,血濺到了卷毛的臉上,可可倒在了卷毛的懷裡,夕陽下兩個瘦弱的軀體,色的羽毛漫天飛舞。

卷毛對著天空開槍,最後顆子彈帶走了可可的生命,卷毛抱著可可哭泣竭力喊叫,伴隨著悠揚淡淡的悲傷的音樂,影片結束。

臨死前可可説的那句話在我腦海里盤旋。我的心抽搐著,它在痛。

她一生都沒有被愛過,她最後卻用愛拯救了他人的靈魂。她把愛和死亡放在命運的天枰上,在世界的盡頭,她終於明白了最終的救贖就是愛。

她用生命作為代價獲得救贖。我想,卷毛會活下去的。一定會的。

他們是桀驁不馴的野獸,無法被這個世界馴服,只能在廣闊的天地間奔馳。

她們的人生沒有規則,可是他們的信念堅定而有力,為了夢想可以付出生命。

他們的生死沒人在乎,註定被驅逐的存在,無法被愛,但她們對愛深信不疑。

他們是夢中的旅人。站在世界的邊緣活的無怨無悔。

每個人都是從出生開始就在走向死亡。有些人一生都不曾貧窮,家庭美滿,感情順利。有些人一生都為生計奔波勞碌,家庭破碎,被朋友和戀人背叛。

地球是圓的,從來不存在公平的人生,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存在于世界的各個角落。

我們都是夢旅人,生命如同一次夢的旅程,我們收穫,然後迷失。不斷尋找。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痛苦不再僅限于疼痛,它給了我活著的實感。只有疼痛才能感到自己是活著的。絕望過后只剩下一片平靜。

我曾經度過一段人生的暗,也許今後會比這更加沉重,我已經有所覺悟。如果沒有這份覺悟,只能輸給自己的軟弱。

沒有嫉妒別人的美好是假的,可是多餘的嫉妒也只是徒勞。我不想浪費多餘的精力,我的心也許已經老了。

在失去的面前,我變的無助而渺小,愛如捕風,我們能抓住的東西還有多少。有時候,我們執著的只是害怕破滅的幻覺。

我知道自己一定不是長命的人,我走不了一生這麼長。只是我還有想要守護的東西,親人,朋友。

如果世界真的有末日,我希望和我愛的人一起死去。消失殆盡,才是完美。到死我都是為美動容的人,

不要剩下誰為誰傷心哭泣。不要再有人流淚了。

世界的末日,讓我們一起幸福的沉睡。永遠不再醒來。




以上,僅僅個人所感。不必太過認真。文字,只是發洩。


最後感謝岩井俊二大師創作的那麼經典的作品帶給我們創作的靈感,謝謝GK的推薦。

[ 2010/04/02 18:26 ]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azukivicky.blog44.fc2.com/tb.php/130-7f894f9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