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爆裂  


在這個饑腸轆轆的夜晚,我感到頭痛欲裂, 我很餓,但也吃不下。也沒有東西可吃。

即使胃在抽筋,我也不想吃。我什麼都不想做,不想動。我已經一天沒有進食。

我無法合上眼,只能發呆。偶爾看看手機,沒有信息。

翻著電話簿,沒有可以傾訴的人嗎?我笑。笑自己傻。

痛苦無法與人分享,一直都是一個人扛下所有。我還無法堅強到面對一切能坦然自若,

我時常感到肩頭沉重的負擔,我可以聽到骨骼在空氣中發出咯吱咯吱響的聲音,

它在疼痛,于是掙扎。

聽著馬修連恩的BRESSANONE,才能使焦慮的我一度恢復平靜。我相信音樂有種神奇的治愈能力。

在無數個失控的夜晚 只有悠揚的音樂才能撫平我激動悲憤異常的情緒。

我在慢性死亡 像一株凄的植物在一夜之間枯萎,只是殘花未凋謝殆盡,還在苦苦等候下一個春暖花開。

擋我們面對痛苦的時候我們習慣反駁。然后逃脫枷鎖反復掙扎,是否會知道今后所做的是多么徒勞。

如果是這樣 你又會如何選擇 你更憧憬飛蛾還是做一只藍色的蝴蝶。

生命脆弱的如同一片風中飄零的落葉,在塵土飛揚的陽光下被碾的粉身碎骨。

靈魂在兩極之間被撕扯成碎片 我穿越的時間,只是為了抵達另一處虛空。

生命是否只為疼痛而生?

我感到呼吸都在愈加疼痛。

[ 2009/10/31 02:42 ]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azukivicky.blog44.fc2.com/tb.php/87-3b3383e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